早報記者 李萌
  由於技術等問題,兩大打車軟件與強生出租車電調系統的對接沒能“如期完成”。
  昨日,“快的”和“嘀嘀”兩大打車軟件運營商與強生出租車公司進行了最後的系統調試,計劃少數車輛最快今日就能完成調試,並將由市交通委驗收。一旦通過,打車軟件便將24小時自動向強生電調平臺發送司機接單信息,出租車頂燈也將顯示為紅色的“電調”標誌。這樣客觀上能避免司機違規的情況。
  不過,實現對接後,司機在載客運營中仍能接單,這是因為屏蔽打車軟件暫時還無法實現。市交通部門表示,已向打車軟件和電調平臺提出要求,將督促它們儘快實現這一功能。 軟件訂單將傳至電調
  據“快的”向早報確認,此次對接的成功標誌是,打車軟件的約車業務,也能反映在出租車頂燈上。司機在通過手機接單後,確認信息在打車軟件的自身平臺上實時顯示。“同時,信息也會通過後臺的智能平臺發送至出租車公司電調平臺上。”“快的”相關人士稱,全自動的平臺不會有人工干預的可能,即所有的司機接單信息,出租車公司都可以同步獲知。
  強生出租車公司稱,在收穫信息後,電調平臺將會把出租車頂燈由原來的綠色“待運”標誌改為紅色“電調”標誌。如此,馬路揚招的乘客可以清楚判斷車輛當前的運營狀況。
  “快的”提及,接單信息發送為全天候模式,即便在早晚高峰的禁用時段,也不會停止。“也就是說,在禁用時段,一旦有司機接單,出租車公司便會第一時間獲知其具體信息。”一位參與對接調試工作的人士說,監控禁令落實情況的工作,將會變得更為簡單和直接。
  電調平臺無法全面監管
  但另一方面,“快的”坦承,對於能否禁止已經接單並正在載客運行的司機繼續搶單的技術問題,沒能在本次的對接中涉及。
  出租車業內人士也指出,在“屏蔽”打車軟件功能尚不具備的情況下,遵守禁令還要依靠出租車司機自覺,“如果一個司機有2-3部手機,行駛途中重新接單,電調平臺或無法察覺。”
  對此,市交通部門負責人昨天表示,軟件接單時出租車頂燈變色只是規範打車軟件的第一步。上海交通部門已提出要求,下一步在確保城市安全基礎上,將要求打車軟件公司和電調平臺必須做到對已載客運營車輛屏蔽發送業務信息,“將督促其儘快完善,否則將要求整改。”
  值得註意的是,打車軟件的加價功能已經被杭州、廣州叫停。但上海相關部門目前沒有類似的跟進動作。
  司機接單有兩種選擇
  不過,也有業內人士提及,打車軟件系統與出租車電調系統對接,涉及不少技術環節,雙方都需要瞭解對方的情況。強生出租車公司擁有出租汽車近13000輛,約占上海市出租汽車總量的25%,“對接完成後,一萬多輛車的頂燈需要一定時日陸續調試。”預計今天將有少數強生出租車率先完成頂燈調試,但數字不會太多,市民可能一時還不能感受到。
  強生出租相關人士告訴記者,預計兩天左右可完全啟用對接功能。 此外,許多市民非常關心納入電調平臺後軟件叫車,是否需要支付4元電調費的問題。記者昨天獲悉,目前軟件叫車無需支付4元出租車公司電調費,但如果是電話訂車則依舊需要。
  強生方面提及,打車軟件具備事先知道乘客目的地的功能,司機可以自行選擇,承接公司的電調業務,賺取電調費,或通過打車軟件搶單。
  2月27日上午,交通委約談“快的”、“嘀嘀”負責人。各方商定,3月10日兩大公司率先與強生出租車公司的調度平臺完成技術對接。
  根據此前計劃,3月底前,大眾、錦江、海博等三家出租汽車公司的調度平臺也與打車軟件公司完成對接。
  (原標題:出租車載客時將屏蔽接單功能)
創作者介紹

VIPER

zn95znkoi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